首页 内裤奇缘 下章
第十章世事难料
 “这么说来,你和你儿子仔仔应该是十分相爱的才对,但是你却告诉我,你之所以搬到这里来,是为了躲他,这我就越听越胡涂了。”

 提出这个问题,已经是几天之后,但干妈并不愿多说,她也怪自己当天喝多了,才把这不可告人对我说。但话已说出口,她希望我别在多问。倒是我自己,不知怎么搞的,干妈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来。

 “对了,那天送你的生日礼物,不知道干妈穿得合不合身?”

 想不到干妈竟然背过身去,翘起股,然后将裙摆慢慢的往上扯…

 果然,那件感小内正穿在干妈身上,看得我好感动。

 “等你生日的时候,干妈也会送个特别的礼物给你。”

 “真的吗?没骗我?该不会也是干妈的内吧?”

 “你只猜对了一半。要我的内,你随时到我房里拿都有,何必要我送呢?”

 “真期待,难道是你到国外又买了什么新款式的内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干妈看看表,问我下午有没有其它事情,如果没有,她要我陪她到东区去走走。陪干妈逛街是最近以来我最快乐的事情,因为每回上街,干妈总免不了会要我陪她去买几件内衣,而这是我唯一能够光明正的走进女内衣店的机会。

 干妈带我来到一家专门代理法国女内衣的商店,内衣店的老板娘和干妈是旧识,所以亲切的招待我们入内,并且还将店内最新、最感的内衣样式一一拿出来给干妈适穿,倒是站在一旁的我,看着干妈和老板娘把玩着这些感的内衣,有说有笑的模样,让我感到十分不自在。

 “对了,忘了跟你介绍,这是我的儿子。”

 “喔…你就是仔仔吧,你妈妈常向我提起你,你妈都叫我阿凤,你就教我凤姨吧。”

 干妈向我眨了眨眼,要我别揭穿她的西洋镜,我立刻意会干妈的意思,顿时成为“仔仔的化身”这也让我和干妈出现在人前时能够较为自在。

 干妈在店里呆了好一会儿,挑了两套用丝绸镶‮丝蕾‬玫瑰花图样的紫内衣,感火辣的样式,是干妈最喜欢的那种。临走前,干妈却折会店内,又拎了一包东西出来。

 “干妈真是个内衣狂,一点也不输我。”

 干妈拿起手上的小包包,故意在我面前晃了晃。

 “这是生日礼物!”

 干妈果真是要送我这人的内衣,但为何早上问她的时候,她却说我只猜对了一半,那另一半到底是什么?难道…难道…难道是干妈要亲自为内衣开封之后,才将带有“妈妈的味道”的内衣送给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将用它来打手一辈子!

 其实,我也经常在干妈的浴室内偷拿她换洗的脏内来自,沾有鹅黄分泌物的内散发着让人销魂的女赫尔蒙气息,再加上汗臭味、香水味、屎味,混合成人间最美的味道,好几次还因为用干妈的内包裹着茎自时,将在内上而遭到干妈的责备,但她却似乎不以为意。

 有一次,当我正陶醉在茎与内柔软布料的紧密磨擦所产生的巨大快中的时候,干妈突然闯进浴室内,被干妈逮个正着的我,急忙向干妈陪不是。

 “你们男生就是喜欢玩这幼稚的游戏!”

 当时还不知道干妈的儿子仔仔,也有拿她的内的习惯,干妈只罚我帮她洗内衣,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后也不止我在用它的内,只告诉我,用完之后记得将所有内衣洗干净。而我,真不知道这是惩罚还是奖励,只是在听过干妈所说的故事之后,我开始了解到干妈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也知道干妈的“内衣情结”是如何产生的。

 “除了我的内以外,你还用谁的内?”

 干妈在我帮她清洗内衣的同时,突然问起我这个尴尬的问题。

 “以前曾经偷过一些女学生的内…大部分都用过…”

 “你妈妈的内呢?”

 “我妈?你别开玩笑了,我妈的内又旧又保守,有些甚至穿到都破了动还在穿,我怎么会感兴趣…”

 干妈出诡异的笑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既然你对自己妈妈的内不感兴趣,怎么又会知道你妈妈的内上有破

 还是从实招来吧。”

 “…是有几次啦…但那都是在认识干妈以前的是了,自从有了干妈的…

 以后,我就在也没用过我老妈的内了。”

 “你既然有了那么多收藏,而且都是年轻小女生的新感内,又怎么会想到要用妈妈又旧又土的内呢?”

 “这…该怎么说呢…有时候进浴室洗澡,恰巧看见妈妈刚换下的内,虽然很不起眼,但…一想倒是刚从妈妈下来的内,上面还沾有…妈妈的,握在手中,甚至还可以感觉到妈妈的体温,下体忍不住就冲动了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奇怪。”

 干妈听完之后,并没有责备我,反而给我一个拥抱,好象是在对我说“亲爱的,你的感受我了解”,然后默默的走出浴室。

 现在想起来,干妈自己的儿子也用她的内,她自然一点也不奇怪,倒是她一再问我对自己母亲的感觉时,我才慢慢的发觉到,其时在干妈出现以前,我也曾经被母亲的内所吸引过。在干妈的追问之下,我甚至反省起我对母亲的内,有着一份特别的感受,因为母亲的内以女的标准而言,并不吸引人,或许,我对母亲内的感觉,是来自我对母亲的心情寄托。  aAaxXs.COM
上章 内裤奇缘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