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向堕落 下章
第3章 旁观为所感动
 “别啊”“我要去买块豆腐,用豆腐砸死自己”“好吧你去吧,多买点,我要一份”“[:"(]你怎么也不心疼我被砸死呀”“不是和你一起死嘛,还心疼什么,不是要你买两份嘛”“你和我一起死,让到了那儿不又让你气活了”

 “哈哈那我亏死了,变成自己死了”“呵呵那儿没人调教你,你还得再跑来找我”“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想给人调教…不懂自己”说到真格时,我开始犹豫了。

 我搞不懂自己,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恋这样的游戏…“你的心被我绑上了”也许他是对的,我已经开始恋与他在一起了,快乐、放松。“可是你又不要我的心的,何况我也不想给呵呵”我很实在,游戏就是游戏呵呵。“真想打你”他说。

 现在回头看来,这话倒像是情话了呢。“如果一个人没有奴,非要培养自己的奴做什么?自己不明白自己”出于好奇,我接触了这个圈子里的人。

 虽然,他们比我没有懂得更多,但却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生的M,至少在过去的人生里,我没有发现自己有M的倾向,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走下去呢?

 然而,我又很清楚,我绝对停不下迈出的脚步。“因为女人总喜欢被爱,当她感觉有人爱她时,她又喜欢上这种爱时,她就成了爱的奴隶”他的逻辑很简单,也容易被多数人所接受。

 在我后来的成长历程里,也总离不了感情的成分。即便现在看来,他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吧。“再玩玩看吧,我自己对自己是否走下去都没信心,你先别美”一路走过来,我一直带着一些问号。

 也正是这些问号,希望求解的我一步步开始了堕落。“手段高明是我,柔情似水是我,温柔多情是我,花样繁多是我的特长,我会把你开发成爆发的火山”他继续贫着。“别烧了你自己啊呵呵”和他,就这样在贫嘴中开始了网调的日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对SM的了解也多了起来,晚上也总是依他吩咐绑着脚趾睡觉,很快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有一天,我在办公室,而他死活不信,认定我骗他,无奈,我打开了视频。

 虽然有摄像头,但没用过,我也不希望他知道,而要证明我没骗他,就只能通过视频了,视频下,我很腼腆与害羞,非常的不习惯。他试图希望我下衣服,但我坚决拒绝了,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他要求我穿的少一些,穿一些吊带类的出现在视频里。

 只要不,只要能证明我在执行他的命令,我便能够接受。就这样,在他的陪伴下,我的奴也慢慢开始显,对他也益信任了。

 终于有一天,他说服了我,在他的面前下了外衣…但随着彼此工作的忙碌,不可能天天聊天的了,于是,和他约定一周调教一次。当时,曾经简单记录了那几次调教的内容,想留个时间的足迹。

 ×月×接触SM一个月多了,昨晚,第一次尝试到网络SM的高…也许是因为周末,也许是因为两天没看到他,更重要的是在网络接触了这么久之后,我对他已经非常的信任…

 总之,我没有了往日的羞涩和拘谨…一切按照他的吩咐去做…我第一次得到了网络调教的高…但是也彻底陷入了进去…大概再没有了和主人好朋友般的对话了…再不敢和主人平起平坐去调侃了今天,我的一个失言再次让自己陷入了无助的边缘…

 承受着他的惩罚…×月×约定的一周一次的调教在晚上将近十点随着他的出现开始了,…(具体内容略去,少儿不宜)由于自己很忙,所以只是匆匆写上几句,也算是对自己接触SM的过程的一个记载…

 不敢告诉他呢呵呵,怕他对我这么草率地进行描述而再受到惩罚。×月×昨晚和他闲聊,他在大夸了一番我声音好听后,提到下次要利用这个长处做点文章,准备要我学狗叫,我自然要抗议和一票否决…

 感觉自己离做狗狗的心理还差得很远…也提到了灌肠和买一些成人用品的问题,虽然我还都没有准备去做…不知道下次的会是怎样的了…***

 ×月×又是一个周五了,这周似乎很漫长,从上周五的调教以后只看到过他两次,每次只说了几句话。

 而且都是不而散…他似乎不想和我像原来那样聊天了,QQ也基本不再登陆了…我在忙碌的同时仍时常会想起他…

 虽然也有聊得很投机的朋友相伴。昨天实在忍不住了,拨通了他的手机,我很想要个答案,到底是怎么了,对方挂了…我就发了短信,问他出差了还是不想理我了还是有事没心情玩了?

 过了十几分钟,他终于回复了,四个字:关心××,告诉了我他在关心什么。我很感激他的还算及时的回复,因为我正准备写第二个自以为是的短信,认为他不接我电话不回复短信就是给了我答案了,我会安静的走开…还好我很少玩手机短信,打字慢,没发出去,暗自庆幸。

 马上给他回了短信,感谢他回复,并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以及由于这几天没有他的关心,有种失恋的感觉…这次他回复了8个字:别吵,到时间再整你…这句话给了我一种恐惧的同时,却也似乎给我吃了定心丸…

 他还是他啊…是我猜疑了…直到晚上9点多,我留意了一下QQ仍然没看到他的影子,一如往日的安静,我略绷的心情有点开始放松的感觉,想他应该不会出现了。

 接近十点,我唯一设置提示消息的Q群在闪动,于是点开进去,却一眼突然发现他的头像亮了…

 虽然他没有说任何话…我忍不住在群里喊了一句他的名字…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马上看到他的头像在右下角闪动,“奴,还不滚出来”是我看到的第一句话儿…

 好委屈,他很少这个语气的…我无可奈何的打了个省略号,接着告诉他没想到他会来。他说是专门来整我的。在斥责了我不知道叫主人后,要我了衣服跪下,不顾及我认为时间还太早的抗议。

 要我调整好视频后问了我一个关于电脑的问题,说要按照我的建议试试去,要我自己跪在这里大概半个小时…

 我傻了…说:你变了,不再认识了,我说话的同时看到他发过来的表情一下子明白了他只是玩笑,汗,原来一直习惯和他玩笑的,现在啥都当真了…大概自己太紧张了,在他指令下,…(具体内容略去,少儿不宜)又一次的调教终于结束了。

 洗澡后把调教过程水帐一样的记录了下来,觉得有个很大的疑问:接触SM两个月了,网调也不少次了,虽然除了最近的三次外自己连衣服都没有过。我真的是喜欢SM吗?似乎答案是否定的,我一直很怕疼,长这么大没挨过打,SM中的暴力我想对我是很难承受的。

 同时也不喜欢语言羞辱和赃的东西…记得开始接受他的调教时他都是洗澡后并要求我也必须先洗澡再调教的。

 虽然那时他也知道我不会掉衣服…但是他这种认为调教是很神圣的做法让我感动,对他的信任和尝试SM的渴望使我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应该说他的方式我一直还是很喜欢的,我出乎他预料地很快进入了角色,但是如果进入现实SM,不是自己在控制局面,把自己完全出去给别人控制的话,又会是怎样的呢?

 一定会有很多超出自己能够忍受的…我想我不是真的这么钟爱SM的…可是要我现在止步,我能做到?似乎也做不到…路,好迷茫…***

 非常佩服刀的一点就是能很好地克制自己。曾经一起和他在一个论坛上玩,我刚去时他已经和一个女孩在论坛上准备结婚了,可是在预定结婚的时间里他看到对方没准时上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那个论坛一步…

 他的脾气真的好大…对他的这点认识让我不敢在他面前太任,他曾经说过,如果我不想玩了,说一句就可以了,按照他的性格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一起玩了两个来月后,我明白刀已经厌倦了这种游戏了,他宁愿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扑克上。

 看着他在打扑克的头像提示,我感觉到一种触痛。应该说,与他从开始的相识到网络的主奴关系,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

 但是,也许美好的不容易持久,潇洒的他最不想要的是约束,而不想约束别人的我选择了离开…我拉黑了他以及这段日子以来认识的SM朋友,退出了群。几天后,并没有从心底放下对SM的期待的我又穿了马甲进去了那个群里。

 几个偶尔在一起讨论SM的好朋友因为我从群里的退出而伤心,旁观的我为他们所感动,于是我再次把最常用的QQ加入了群里,而丢掉了小马甲…群主看到我,“A,说说,你那时候是怎么了?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AaAXxS.com
上章 走向堕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