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走向堕落 下章
第18章 更确信了这
 乔对我的认识还停留在两年多前啊!“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了,和你当时也没侧重点,什么都想玩,后来遇到的前S,也喜欢捆绑、羞辱啥的,的成分比较少。

 但最后遇到的这个S,就是在一起柴米油盐地过日子了,很少玩体了,更侧重心理了,因为接触你时是最开始,所以倾向于体了,心理的羞辱应该比较更深度一点,”

 “还记得在苏州吗,我一直很深刻。我对你心理羞辱,你说我要回家了,哭的特别伤心,想自己平时这么高贵的人,现在怎么这样啊,我想你那时一定这样想的,但哭了以后,让你在窗前自,你都很快高了,我都记得呢,很刻骨铭心的东西。”

 “快三年过去了呢。接受身体的比较容易,而心理的得有个过程,呵呵当时你抱着我的感觉我还记得呢。”“那时的你更需要爱护,所以抱着你的时候,你的身体都在抖”“恩估计是这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追求什么”“你记得第一次下跪的时候,你抖的啥样吗”“记不得了”

 “都抖的不停”“我觉得我胆子还大的啊,还一直乐哈哈的,进入不了状态”“我伸手摸你的BB,水都下来了,是一个巴掌把你打入角色的”“面临着一堆未知数,能不啊!嘿嘿,恩,是。所以不打不行啊,欠打呵呵”“我的下手算重的”“是我遇到的下手最重最不犹豫的吧”“谢谢”“:)”“你那双鞋还在吗,在苏州买的凉鞋,我感觉是最有意义的”“在啊,不过很少穿。

 因为高跟,平时出门还是习惯旅游鞋”“你现在对脚开始喜欢了吗?我们那时你很不喜欢。所以那时拍了一张你脚的照片。”

 “恩我很喜欢呆他脚边。他笑话我,说我有恋脚癖了,我说,还只是恋你的,当初和你在一起时,是最开始,你不可能指望我一下子什么都能接受啊。

 那时心理上不太接受,但其实还是享受的,但还是在拿架子吧。现在就比较放得开了,和他嘻嘻哈哈的也没个正经。

 ““恩,说的对。不是因为喜欢脚,是因为喜欢人”“恩喜欢一个人才会为他去做。和你在一起时太初级了,还不知道特别依恋。现在就知道依恋了““我的奴也特别恋脚,以前也很不喜欢。现在我睡了,她会趴到后面自己慢慢一个多小时。说特别喜欢这样的感觉,感觉那时像一个真真的奴。”

 “恩,你们两个也够难得的了,都快三年了,记得你们是11月左右第一次见面的。你们在一起没多久,我就和G你们都分手了”

 “你说我们还会见吗”他告诉我他最近要去北京出差,所以自然地想到了这个问题,虽然,如今我远在地球的另一边。

 “不知道[:…]不知道如果有机会见面,我们会如何面对呢?”我想,我会很自然地与他再坐在一起吃饭、聊天的了,毕竟,还是朋友,而且,是心很贴近的朋友。

 “我想会自然的,主奴这样的角色是不会遗忘的”乔很乐观,还想重温旧梦了,“不知道。但,问题是,我们彼此有别人啊,而我们都是希望对目前的另一半忠诚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也很难像最初那样无忧无虑地在一起玩。”

 就像恋人分手,主奴关系结束之后,也不可能像原来一样玩了啊!所以,我觉得,再见面,我们依旧只能是朋友,不可能重续主奴关系了。

 “你说的没有错,但我想要是我们再见到的时候,都不会去想那些的,应该我们本来就是主奴。场景决定一切。”乔还执着他的看法。

 “:)呵呵也许”我没有再反对,毕竟,这种见面的可能趋近于零,我又何必把话说得那么绝呢?未来,谁知道呢?***在涉足现实一文发出后,曾经有朋友指出,我在乔面前根本还不算一个sub。

 而只是一个bottom。我承认她说的对,那时的我,距离知道SM这个词也只有几个月而已,除了好奇还是好奇,跟着好奇走,用身体去体验SM带来的情与快乐,却不肯低下自己的头,去臣服于S,取悦于S。甚至,我一直要求S哄着我,宠着我,否则,我就肆意地表示我的不满呵呵,一切,都是围绕着我自己的快乐进行的了。

 对SM有了几个月的疯狂学习后,理论加实践,虽然没有过多少真实经历,却也终于明白了这不是我想要的SM。我想要的,是对方能专心对我、也值得我专心对他的一种主奴关系。

 离开了乔、G他们之后,我冷静了下来,我需要一点自己的时间去思考,虽然有点不习惯这种孤独。我不知道我的S在哪里,不知道他什么样子,我本来也不认识几个人了。

 我渴望他早一天找到我,但我却不知道在哪里可以等到他。他来了,竟是先看到他的人,之后才有了交流。呵呵,我竟是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样子。那是我唯一一次参加的SM圈子的几个朋友的小聚。一个南方的S朋友来京。

 虽然我认识他的时间不长,但却清楚地了解他的为人与他的本,我自然想见他一面,因为,这也许是我唯一可以看到他的机会了,虽然只是普通朋友。他电话给我,邀我如果有空就一起吃晚饭。我去了,除了他,还有他的三个很要好朋友,除了一对之外,就是后来成为我的S的L。在一家湖北餐馆吃的饭。

 朋友远道而来,我想做一次东道主的。饭桌上,他们说由L做东,我没争,毕竟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我本又羞涩,话不多,但感觉气氛很不错,彼此都很坦诚。

 L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话不多,气质特好。外地来的朋友向在座的他的朋友介绍我,说我是××的M。我笑笑,说,已经不是了,我没有S了,外地来京的这个朋友是KB的好手,我对他的作品很欣赏。

 吃完饭来到朋友家,我想学习菱形缚是怎样完成的,于是女孩进屋取来了绳子。日本绳屋的绳子的确不同一般,手感和视觉感受都非常好。结果,我变成模特了,不可能学到了,然,能体会一下牛人的捆绑技术也不错,所以没再推辞。尝试了两种菱形缚。第一种,用了37米的绳子,紧缚的感觉很舒服。

 过了一会女孩帮我解开,于是开始了第二种方式,分别用了一7米的和10米的,完成上身的束缚后,又取了一7米绳,从脚腕捆起,又向上把腿捆了。

 考虑到容易下,于是向上和上身的绳子连在一起,至此完成了全身的束缚。很轻易的我就被他们拎了起来,竟然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许和穿衣服较多有关系吧。

 放下来后,大家各玩各的,我坐在小凳子上也和他们随意聊着天。朋友们有意促成L和我的主奴关系,偶尔说几句他很不错之类的话,同时说他没有M,我心动,L给我的感觉不错,但他自身条件这么好。

 而我又有什么资本来打动他呢。所以从内心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尽管他答应我的朋友作为朋友帮忙照顾我。快11点半了,L问我,明天上班吧?我说是的。

 于是他过来帮我解开身上的绳子,解开前先把我整个拎了起来,也许是内心本已有的心动作祟,被他拎起来的那一刻我似乎就想把自己交给他了。

 我搭了他的车回家,一路上随意交谈着,我把自己涉足几个月来的经历简单描述了一遍,不知道他如何看我,但无论怎样,我想自己对任何朋友都是坦诚的,有缘分我会珍惜,没有也不会强求的了。

 ***该是我的,最终会是我的,如果不是,强求也求不来。下车前,L和我换了电话号码。我不知道,自己给他留下的是什么样的印象。

 第二天,我短信给他,希望他再过去时帮我带点东西过去给朋友。却没想到,东西没带去,几个短信就确定了他和我的主奴情分。

 我想,我能够如此轻易地去相信他,是和我对外地这个朋友的绝对信任分不开的。他看好的人,不会有错,何况,L的气质、相貌、年龄、学历等各个方面看起来都不错,放过他,我必定会后悔。

 这在我经历之后,更确信了这一点,那几个短信的内容,我依旧保留着。现在看来,一切仍然是那么顺理成章。他聪明地引导了我一下,我自然也适时地上了他的贼船,呵呵,一开始配合的就默契。

 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就像他和我的主奴情分。这第一天的短信里,就对我提出了作为一个M的基本要求,就是时刻要称呼自己“奴”,没有“我”的存在。

 我体会的出,他不像G、乔他们一样放任我的了,但是,此时的我,所想追求的不就是这样的一种臣服的感觉么?正因为原来一直坚持着的与S的平等,才彻底导致了和他们的主奴情分的淡化的了。  aAAxXS.Com
上章 走向堕落 下章